教育 | 旅游 | 女性
健康 | 视频 | 汽车
供求 | 论坛 | 摄影

乡野鬼吹灯:宁武县奇特盗墓现象调查

2010-08-21 18:01:32   来源:三晋都市报  作者:平瑞方 张栋  评论:0 点击:

核心提示:   农村盗墓中的治理困局  月黑风高之夜,一伙盗墓贼悄然而至,他们的目标,不仅仅是那些有着历史与文化价值、记载我们这个文明记忆的古墓,而且包括了散落在乡间的所有墓葬,无论是古老的还

  农村盗墓中的治理困局

  月黑风高之夜,一伙盗墓贼悄然而至,他们的目标,不仅仅是那些有着历史与文化价值、记载我们这个文明记忆的古墓,而且包括了散落在乡间的所有墓葬,无论是古老的还是最近的,无论是贫穷的还是富有的,他们全然不顾。只是刨开黄土,拆去墓砖,从中盗取或多或少的财物。那些深埋地下的先人们不得安息,他们的后人面对惨状却又无可奈何。这绝不是《鬼吹灯》所能想象的细节,其性质的恶劣恐怕比之东陵大盗孙殿英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宁武的盗墓现象是如此奇特。而在民间,许多地方零零星星,都能听见盗墓的传闻,在最近的报道中,媒体揭示的十万盗墓大军,更是让我们战栗不已。

  在盗墓者的选择中,我们看到了其中透露的某种精明的算计,他们从城市周边开始,却最终避开城市,选择了农村,在这里,治安力量薄弱,他们偷窃的都是普通的墓葬,不容易引起轰动,加之农民们的法制意识淡薄,当他们发现损失不大时,往往采取能忍就忍的态度,而农村的土葬和分散的墓群则助长了盗墓者的便利。于是,一股盗墓之风便愈刮愈烈。

  在古老的中国,乡村社会曾采取过“无为而治”的策略,它们依赖的是地方宗族或者传统士绅的治理,靠着家族的威望和道德的感化,农村一直是马克思说的“田园风味的农村公社”。新中国成立后,大规模的土改和集体化时期打破了以前的治理模式,政治权力第一次强有力地制约乡村,这大大改变了乡村原有的结构。在人民公社解体后,农村的经济基础再一次变革,原有乡村组织权力弱化,它们的服务职能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。许多学者提出农村自治,但从现实的情况看,由于城乡二元结构的存在,大批的农村精英流失到城市,乡村一时间难以找到特定的权威,保持凝聚力。于是,农民们便在一群群的盗墓者面前束手无策。

  生亦何欢,死亦何哀。

  农村流行的盗墓,除了法治的力量,它所揭示的更深层次的问题,恐怕还是乡村治理的困境,而要找到一条适合农村实际的道路,恐怕还要有更长的道路要走。

  “鬼吹灯”之被盗的村庄:逝者哀生者痛 宁武盗墓风猖獗

  8月17日,本报记者在宁武采访期间,有人反映当地农村盗墓现象严重,盗墓者对乡间 的墓葬,不分新旧贫富,一概扫荡之,我们调查的现象确实触目惊心……

  祖坟新坟皆难安息

  8月17日上午,宗文亮老人来到村东的小河边,宁武县东马坊的村民们称这条河流为葱沟河。72岁的宗文亮身体很结实,他观察河水的深浅,不时从河沙中捡一块大石头扔到河里垫脚,就这样踩着一块块石头,走到了河对岸。

  眼前是一座山,宗说:“山的另一边就是忻州,这座山像一条盘龙,头扎根于忻州,尾横亘于宁武,当地人称这座山为龙尾山。”

  在龙尾山和葱沟河之间,是一片较为平坦的坡地,几株松树静悄悄站立着,松树下面,是十几个坟茔,从清代道光年间到现在,宗文亮家族的几代亡人就长眠于此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宁武:河道沙坑“吞”4名孩童性命
下一篇:宁武:转型提速显活力

评论排行
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 
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 
忻州论坛
更多>>